• 【武清聚富榮】天津市武清區最新消息/樓盤房產/人才招聘/便民二手等,及武清本地微信交流群,北京武清通勤微信拼車群等,武清人自己的網上家園★通武廊輕軌最新消息

    武清聚富榮

    武清佛羅倫薩
    網站首頁 > 今日新鮮事 > 武清新聞

    武清十四倉遺址即將發掘 匯集河運海運的高規格物流園

    2022-03-09 12:13:43 武清聚富榮 閱讀

    天津北方網訊:京杭大運河武清段是天津境內的最后一段,作為進京前的最后一站,武清發揮著物流園的作用,南來的貨物均在此儲存分揀,而后運入京城。元朝時,政府在武清設立十四倉,為官方屬性的物流倉儲,十四倉從元朝到清朝,運行了600年,然而至今關于十四倉仍有許多謎題待解。2021年,國家文物局批準了國家級文保單位十四倉遺址項目的發掘申請,今年,發掘工作將正式開始,作為大運河元代倉儲最后的秘密,塵封百年的十四倉遺址將為我們講述更多運河往事。

    匯集河運海運的高規格物流園

    武清區河西務在元代以前就已經是重要的交通樞紐,被譽為“津門首驛”,1267年元政府建都北京后,為保障元大都物資供給,開始大規模組織漕運,自1275年起,循隋煬帝開鑿的永濟渠運江南糧北上,元至元二十四年(1287年)自京畿運司分立“都漕運司”,把衙門設立在“旅店叢集,居積百貨”,“漕渠之咽喉”的“京東第一鎮”河西務。至元二十五年,元朝內外分置漕運司二,根據元《海云志》記載,“其在外者,于河西務置司,領接海道事?!辈⒃诔潜苯ㄊ膫},儲備漕糧物資。

    1289年,元朝開鑿惠通河,漕船沿運河可直達北京,從1283年起,漕糧可從長江口海運至直沽,再轉運至北京,無論河運還是海運,直沽地區都是漕船的必經之地,河西務也就顯得分外重要?!笆膫}在元朝時是高層漕運管理機構的所在地,這一點可以從任命官員的層級看出,《元史》記載,河西務十四倉,秩正七品。當時的縣令不過七品,十四倉只是個倉儲機構,管理者卻與縣令平級,可見其規模之大,體現了朝廷對此地的重視程度?!蔽淝鍏^博物館館長沙福山說。

    不時現身的運河舊物

    大運河流經武清,留下了很多痕跡?!拔覀冃r候就聽老人說,哪里挖出過東西,或者哪里的河道撈上來了東西,這樣的事并不算罕見?!蔽淝鍏^博物館講解員張敬告訴記者,她是土生土長的武清人。

    根據現有記載,武清區境內多次發現過古沉船,主要有大良的楊駙馬沉船、大沙河鄉的三角壩沉船、下伍旗鄉的陳莊沉船、雙樹鄉的雙樹沉船、楊村鎮五的五街沉船、大沙河鄉的東西倉沉船、南菜村鄉的聶官屯沉船。

    2002年5月31日,楊村北運河光明橋施工,出土了兩座碩大的護法銅像和一座石碑,石碑記載這些物品均屬于楊村玄帝廟,廟建于明初期或中期,重修于明萬歷三十五年,兩座銅像分別是馬靈耀和趙公明,銅像均與真人等高,通高176厘米,現陳列于武清區博物館內。

    在農田里,農民耕作時也不時會挖出東西,“因為十四倉遺址距離地表并沒有多遠,搭個大棚挖深一點就可能挖到遺址層,這也是我們想要發掘十四倉遺址的原因之一,為了更好地保護?!鄙掣I金^長說。

    武清聚富榮
    武清聚富榮

    楊村北運河光明橋工地出土的銅塑像

    十四倉猜想

    十四倉分別是永備南倉、永備北倉、廣盈南倉、廣盈北倉、充溢倉、崇墉倉、大盈倉、大京倉、大穩倉、足用倉、豐儲倉、豐積倉、恒足倉、既備倉。根據勘探,十四倉遺址位于一處高地上,南北長約1公里,東西寬約0.5公里,面積50萬平方米,文化層厚1-2米,跨越從金到清多個朝代,主要由3個崗子構成,以東崗子散布瓷片最多,北崗子地下掩埋有墻磚、下水道等遺跡。元代時,十四倉是一片禁區,無人居住,現在遺址已基本被農田覆蓋。

    十四倉是隨著清代漕運渠道的豐富而逐漸衰落的,雖然年代并不算十分久遠,但關于十四倉的許多詳情至今仍未找到清晰明確的記載。比如作為元朝時大都外圍最大的漕糧倉庫和碼頭,十四倉里到底都會儲存哪些種類的貨物,這些貨物是如何分類存放的,每個倉的存儲量能有多大,研究人員都希望通過對十四倉遺址的發掘找到答案?!笆膫€倉中,有5個倉格外特殊,它們是永備南倉、永備北倉、廣盈南倉、廣盈北倉、充溢倉,根據《元史》記載,這5個倉各置監支納一員,正七品,大使二員,從七品,列使二員,正八品,而剩下的9個倉都是大使、列使各一員。這五個倉為什么要多派兩個人手,里面儲存的是什么,這是我們很想知道的?!鄙掣I秸f。

    另有傳聞十四倉東南側曾有“海子”為停船處,海子附近的隆起高地為碼頭,運河的大船在海子處換成小船向十四倉運輸貨物,急用的貨物通過陸運進入北京。這一傳聞是否真實,或許也可以通過考古發掘尋找到答案。

    十四倉盲盒

    普通民眾關注考古發掘,常常將注意力集中在出土文物的價值上,雖然考古工作者從不以出土文物的等級衡量考古項目的價值,但不可否認出土文物確實給考古工作帶來了一些“開盲盒“式的驚喜,諸如?;韬钅怪谐啥训难欅嚱?,縱使是見多識廣的考古專家也為之震驚。

    1982年,天津市文物部門發掘了十四倉遺址的局部,發現了成排的房屋基址和水下管道等遺跡,并出土了較為豐富的元代遺物,包括有“皇甫”“南京”等銘記的銅權、鐵權,石硯、龍泉窯影青小獅、定窯小瓷人、銅鏡,以及定、鈞、磁州、龍泉等各窯系的碗、碟、盆、罐、爐、盞等各種瓷器,其中部分文物陳列在武清區博物館內,像是影青凸鳳紋梨式執壺、青白釉印花鳥紋扁壺這樣的出土文物,雖然品相已不完整,但仍能看出其做工精美?!斑@些物品有的是當時看守十四倉的人的日常用品,有的是倉內存儲的物品,從十四倉的規格來推算,倉內應該是有官窯的?!鄙掣I金^長說。

    武清聚富榮
    武清聚富榮

    十四倉遺址出土的精美酒具和鈞窯盤

    2021年,十四倉遺址考古發掘項目獲國家文物局批準,預計于2022年3月開始著手準備發掘工作。十四倉是關于京杭大運河的為數不多的仍存待解之謎的文物遺址,京杭大運河元代倉儲最后的秘密,或將被解開。(津云新聞記者 顧明君



    標簽:   武清 十四倉遺址
    低头将硕大的含进嘴中